<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夏商周始祖的感生神話_薩滿文化研究

            時間:2020-03-16  欄目:百科知識  

            夏商周始祖的感生神話_薩滿文化研究

            夏商周始祖的感生神話

            1.關于夏禹的出生

            “父鯀妻修己,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禹。名文命,字密,身長九尺二寸,本西夷人也。”[4]

            這是記載夏禹出生神話,夜空中兩星相撞,使修已“夢接意感”,又吞含薏苡神珠孕而生禹,這個新生兒是個肉蛋,胸坼、坼副或剖脅(《吳越春秋》)、或背坼《古史考》,或屠副(剖開身體《路史》),實指生一肉蛋,剖開肉蛋生一小兒。是人生卵——團蛋——宇宙卵生人的神話。則夏禹為流星——昴宿之星精轉世,是神珠薏苡化身。“昴曰髦頭,胡星也,為白衣會。昴七星,畢八星為‘天街’。“昴、畢之間,日、月、五星出入要道,若津梁也。”則“流星貫昴”為流星經昴畢之間,日、月、五星出入要道,與天帝相會之意邪!禹之出生,正意為天帝之子邪!故其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身為度,稱以出(楊子《法言》:“昔者姒氏治水土而巫步多禹”,此禹步稱巫步,禹即巫也。)??穆穆,為綱為紀。”[5]生而神異,生而神靈。“于是天下皆宗禹之明度,數聲樂,為山川神主。”[6]則夏禹之出生神異,乃一薩滿出世;其生而神靈,“為山川神主”,為一王者兼大宗教主(大巫者)。禹于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姒氏。”《史記集解》引《禮緯》曰:“祖以吞薏苡生”,因“吞神珠薏苡”而生禹,故以薏苡為族團之高?,“姓姒氏”,以尊崇先祖妣。薏苡則為值物神祖。星之精、值物神而生大禹,其為大巫者(巫者乃智者,圣者,手持規矩以規劃天地的通天階級),故其子啟亦為大巫者。“石破北方而生啟”——神石所生;“大運山高三百仞;在滅蒙鳥北。大樂之野,夏后啟于此舞九代,乘兩龍,云蓋三層。右手操翳(羽),右手操環,佩玉璜在大運山北”,[7]“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兩青蛇,乘兩龍,名曰夏后開。開上三嬪于天,得《九辯》與《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開焉得始歌《九招》。”[8]陳夢家考《九辯》《九歌》為隸舞,為萬舞,即操牛尾而舞,又曰巫即舞也。(《商代的神話和巫術》燕京學報第20期)

            夏后啟可以乘龍持玉璧歌舞(舞羽)上天,而且三度賓于天帝,獲天樂《九辯》、《九歌》以下。這個夏后啟是一十足的大巫者兼王者。夏禹父子均為巫者,為通天階級,王權與神權結合為一。其神異的出生作為薩滿出世的文化模式,為后代所繼承。

            2.關于殷契的出生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9]

            “有篲方將,帝立子生商。”[10]

            “有篲氏有二佚女,為之九成之臺,飲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嗌嗌。二女愛而爭搏之,覆以玉筐,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返。二女作歌,一終曰:燕燕往飛,實始作為北音。”[11]

            “殷契,母曰簡狄,有篲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音xiè)。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五品不訓,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封于商,賜姓子氏。契興于唐、虞、大禹之際,功業著于百姓,百姓以平。”[12]

            這是記殷商始祖為鳥卵所生的神話故事。這個鳥(燕)卵為宇宙卵,是團蛋生人的一種巫史文化模式。燕卵有強烈的生命力(“燕遺二卵”又暗示人之生命力)成為神奇的生命之源(正是從人的生命之源而神話化為燕之神力)。芬蘭有“鷲產下七卵……卵殼的上半上升為天,下半凝固為地,卵黃化為太陽,卵白化為月亮,剩下的碎粒則化為星辰。”[13]印度尼西亞有九個卵、印度有黃金卵傳說,均創造了宇宙卵的開辟天地,創造宇宙的神話,這與盤古神話“大地混沌如雞子”應是同一的宇宙卵神話。

            燕卵生人似與宇宙生成、開辟無關,“因孕生契”,契,意為開辟,則又透露出新信息。(www.sffl.com.cn)

            查長沙子彈庫出土戰國楚帛書中提示“原始古史觀與原始創世觀”中,在論述伏羲女媧定立天地,化育萬物,天地形成,“宇宙初開”之后,“夏禹和商契開始為天地的廣狹周界規畫立法,于大地戡定九州,敷平水土,又上分九天,測量天周度數,辛勤來往于天地之間。洪水泛濫,禹和契便導山導水,命令山川四海的陰氣與陽氣疏通山川。”帛書言禹,契“法兆”天地,即規畫天地——法象立制,占龜決疑;“故商契之名似亦源于契龜之事,由帛書‘法兆’之文推測,古似以禹、契為龜卜之法的發明者。”[14]

            可知禹與契為宇宙之開辟者,天地之規畫者,“上下騰傳”,其為通天神巫,往來于天地之間,又平定水土,達到“地平天成”,則禹、契生而神異,長而神靈,乃—薩滿降世,是一大巫者而兼人王。

            楊公驥先生指出:“契,甲文,上半象契開之意,下半作人身蹲踞之狀。契是殷人的開辟神,是天帝俊的兒子,在后人的記載中稱作商契或玄王,據傳說和甲文所記,契的兒子昭明,顯然這是殷人的光明神;昭明的兒子相土,顯然這就是殷人的土神(社神),相土的孫子名季(冥),顯然這是殷人的農神;季的兒子名亥,顯然這是殷人的牧畜神。在殷人的神的譜系中,表現了殷人的對宇宙的理解,即天帝(俊)的兒子開辟神(契),驅逐了黑暗帶來了光明(昭明),于是開拓了土地(相土),然后種植農物(季)牧畜牛羊(亥)。上述的這些自然神在殷商奴隸制時代,卻是作為先祖先王,保留在國家的祭祀中。”[15]

            則契及其子孫均具有神格,均為可以溝通天地的大巫者而兼人王,并成為殷商民族的祖先神;殷商青銅器“玄婦壺”——上有一鳥口銜img92形物,可視為卵、果,表現為玄鳥銜卵,下有一婦(伸手)取食之意。”則此青銅紋飾當為殷商民族的族徽。[16]以鳥為圖騰“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有篲方將,帝立子生商,”則此鳥、此燕為神鳥、神燕,為天帝之使者,所生商契,乃天帝之子,為祖先神。則殷契降生神話在巫史文化氛圍中,記述一個大薩滿降生出世的故事。

            3.關于周后稷的出世

            “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隘巷,馬牛過者皆辟不踐;徙置之林中,會山林多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姜原以為神,遂收養長大之。”[17]《詩·大雅·生民》對周之始祖后稷的誕生出世作了生動形象的描述:“厥初生民,時維姜原,生民如何,克?克祀,居然生子……以祓無子。履帝武敏,歆倫介止……延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誕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誕置之平林,會伐平林。誕置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實覃實訐,厥聲載路。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藝之荏菽,荏菽旆旆……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這是“見巨人跡”而“踐之身動如孕者”的感生神話又與人生卵神話結合為一,與夏禹之感生卵生,為同一模式。

            一個是見“流星貫昴”而“夢接意感”,一個是“見大人跡,心忻然說,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一個少女心動的細微而隱秘的情感律動過程,而這個“大人跡”乃天帝的足跡——帝之武敏——武,跡也;敏,拇也,是天帝的大腳印,因踩蹈天帝大腳印而身動如孕,感而生子,則此子乃天帝之子了。

            而感生的是一個大肉蛋:“先生如達,不坼不副”——“后稷之生蓋藏于胎胞中,如羊子之生,故言如達”——羊在胞中名達,其形如肉蛋(《詩三家集義疏引陶元淳語》)這個肉蛋經歷著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的考驗:“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丟到狹窄的路上,牛羊躲開,不去踐踏;“置之平林,會伐平林”——丟到樹林中,正遇上在砍伐樹林——而未能丟棄;“置之寒冰,鳥覆翼之”——丟到寒冰上,有大鳥用翅膀孵育它(寒冰即蘊含嚴冬寒冷的死亡,又從水中復活再生的巫史觀念);“鳥乃去矢,后稷呱矣”——大鳥飛走了,后稷破殼呱呱墜地降生了。這里有隘巷、牛羊、平林、寒冰,經歷越來越嚴酷危險,其中有生與死的考驗,有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的循環,最后經諸神與神鳥的覆翼、護佑,后稷終于破殼而出世。論述了一個薩滿降生出世的艱難歷程,經受各種嚴酷考驗的歷程。因“履帝的武敏”——踐大人而懷孕;最后又在上帝使者——神鳥的“覆翼”下得到保護獲得新生,這就是后稷之名棄——被棄經歷死亡考驗而獲得生命的祖靈崇拜。從“克?克祀,以祓無子”到“履帝武敏”,“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初,欲棄之,因名曰棄”,以棄之相反相成,揭出生而神異,生乃神靈的薩滿降生出世的故事。棄則成為周族始祖,并在青銅銘文圖像上作為族徽,王徽有創造:如“父乙尊”鳥的兩翼覆抱一子之狀;又有像一人伸雙手將幼兒拋向前方之狀,img93即版筑、隘巷,此當即后稷降生被棄之青銅紋飾,乃周族族徽。[18]作為祖靈崇拜而傳流后世。后稷出生即為種地能手,為周族的農業生產的發展開辟新天地,為周族的祖先神。

            夏禹、殷契、周后稷均有一段出生的神異故事,均得到天帝神靈的護佑,均為天帝之子,均有成長的神靈故事,均表現為一個薩滿降生出世的故事,是知,夏商周三大族團三大王朝開國伊始就統攝在巫史一薩滿文化氛圍之中。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