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初到北京投身革命_中華女杰?近代卷

            初到北京投身革命_中華女杰?近代卷

            時間:2020-03-29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初到北京 投身革命_中華女杰·近代卷

            五四運動前后的北京,各種新思潮、新思想風行,形成了“中西學術爭艷,古今百家齊鳴”的新氣象。追求進步的知識分子受其影響,不少人經歷了從無政府主義者到馬克思主義者的曲折過程,繆伯英也是這樣。

            繆伯英一到北京,就積極地投入到革命的熱潮中。她參加了湖南學生的同鄉會,并通過這個小團體,廣泛結識了一批探求真理、立志改革的青年,如鄧中夏、黃日葵、何孟熊、高尚德羅章龍等人。他們在一起探索改造社會的道路,如饑似渴地學習、閱讀各種進步刊物,李大釗陳獨秀魯迅等人的戰斗檄文深深吸引著她。1919年底當繆伯英知道李大釗、蔡元培、陳獨秀等人發起成立了北京工讀互助團后,積極地加入了這個團體。不久,她暫時中斷了在女師大的學習,到北大參加工讀互助活動。

            北京工讀互助團是王光祈等人發起的,于1919年12月4日成立。這是一個帶有無政府主義色彩,自愿結合起來,實行半工半讀、集體生活的團體。它下設四個組,繆伯英在第三組。第三組全部是女生,又稱北京女子工讀互助團。繆伯英與同組的十幾名女生,抱著“工是勞力,讀是勞心,互助是進化”的信念,在北京東安門北河沿17號租賃了一間房子,開起洗衣店來。她懷著對“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平等自由”美好社會的憧憬,希望早日建設一個工讀互助社會。

            但是“工讀主義”在實踐中很快遭到了失敗。第三組的女生更是難以維持,繆伯英與錢初雅、何琛媛、韓德潔(朝鮮人)是堅持到最后的4名成員。此事曾經轟動了北京新聞界,1920年9月5日出版的《婦女雜志》還刊登了她們的照片。消息傳到長沙,說她們是“不要錢的書不安心去讀,搞什么半工半讀,真是不長進”等等。風言風語不斷地吹到繆蕓可耳中,繆蕓可深知女兒的為人,并沒有對女兒的行為進行干涉,并且寫下“我有心靈能識古,今逾耳順亦知新”的詩句,表示了自己對女兒的支持。由于繆伯英在北京大學參加各種社會活動,致使她在女師大畢業時間推遲了一年。但她對此并不后悔,認為這是自己走向社會很必要的一課。(www.sffl.com.cn)從1920年開始,繆伯英一直到北大旁聽李大釗的課。一次,她聽到李大釗向青年們講到學習的目的,講國家、民族的存亡,講青年的生活方向,他熱情地呼吁:“青年呀!只要我們敢于奮斗,敢于拿光明去照徹大千的黑暗,就是有時困于魔境,或竟作了犧牲,也有良好的效果發生。只要我們有覺悟的精神,世間的黑暗終有滅絕的一天。努力啊,猛進啊,我親愛的青年。”繆伯英感覺周身燃起了一團火,她開始懂得了一個人究竟該怎樣做人,也明白了年輕人肩負的責任。下課后,繆伯英找到李大釗,要求做李大釗的學生。李大釗答應了她的請求,從此以后,繆伯英就成為了李大釗的一名得意的女學生。

            1920年3月,在李大釗的倡導下,北大進步學生發起成立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他們中有鄧中夏、何孟雄、高君宇、羅章龍、李駿、朱務善等19人。不久,繆伯英經何孟雄介紹加入該會。他們在一起討論俄國十月革命共產主義理論,潛心研讀《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書籍。繆伯英對社會主義的蘇俄十分向往,她經常熱情地為去蘇俄的同志把秘密文件縫入棉衣。她還經常把馬列書籍送到女高師同學的手中。在李大釗的引導下,繆伯英逐漸擺脫了無政府主義的影響,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成為了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那時繆伯英正在與何孟雄談戀愛,何孟雄曾經也崇拜無政府主義思想,并且說過:“我不能放棄我的主義。”還是繆伯英受李大釗的委托,幫助何孟雄轉變過來,使他不但從思想上轉到馬克思主義方面來,而且成為我黨早期的職工運動領導者、優秀的共產黨員

            北京馬克思學說研究會成員合影(前排左5為何孟雄,右4為繆伯英)

            1920年9月,李大釗等人在北京成立了共產主義早期組織——北京共產黨小組。接著,又成立了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繆伯英是最早入團的成員之一。11月,剛誕生的北京共產黨小組,經歷了一次思想論戰,堅持無政府主義觀點的成員退出了小組。但是,北京共產黨小組為了充實力量又從青年團員中吸收了繆伯英、何孟雄、高君宇、鄧中夏、李駿等5人入黨。繆伯英成為當時北京地區唯一的女共產黨員,也是早期共產黨組織中最早的一名女黨員。

            這一時期,繆伯英開始學會了用馬克思主義的一些基本觀點來觀察、思考問題。1920年12月15日,她寫成了《家庭與女子》一文。在這篇文章中,她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分析了家庭問題,比較系統地論述了家庭制度的起源和發展趨勢,以及它與婦女解放的關系。“順著人類進化的趨勢,大家努力,向光明的路上走”的呼吁,是她向女同胞發出的沖決封建羅網,做新時代女性的號召。

            在革命的道路上,繆伯英與何孟雄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愛情,1921年秋,兩人結婚。北京景山西街的中老胡同5號寓所成為了他們的新家,也是北京黨組織的一個聯絡站。陳獨秀從上海赴蘇出席共產國際第四次代表大會,取道北京時,就住在他們家里。繆伯英、何孟雄一面讀書,一面從事革命運動,因為他們的名字,同志們稱他們為一對“英”“雄”夫婦。

            繆伯英和何孟雄結婚照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