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軍火生意的計劃_關于范蠡的事跡

            軍火生意的計劃_關于范蠡的事跡

            時間:2020-04-01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軍火生意的計劃_關于范蠡的事跡

            在范蠡的帶領下,陶地的生意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了。一個天生的生意人,一個足智多謀、運籌帷幄的商家,當他看中一個富有商機的地方,他一定不會讓這里閑太久。陶地曾經只是一個生產著朱砂、居民們自給自足的小地方,但自從范蠡來此之后,這里漸漸變成了又一個商業中心,又一個富得流油的地帶。

            范蠡將在陶地加工后的朱砂制成許多種商品,其中被運用最廣的還屬染料和印泥。在當時,包括秦國楚國等許多國家都走上了富國強兵的道路,這些國家的最大開銷一方面運用在軍隊建設上,另一方面則運用在土木工程上,他們大興土木,建造了許多宮殿、亭臺等。中國人自古似乎都有一種紅色情結,那些被刷上紅色染料的建筑往往被認為是華貴優雅的,而其中,用朱砂制成的染料刷出的紅色最受歡迎。因此,范蠡加工生產的朱砂一時間廣受各個強國的歡迎,生意好得不得了。

            于是,人們很快就得知,在陶地出現了一個厲害的、很會賺錢的老頭,大家都親切地稱他為陶朱公。

            陶朱公年歲已經不再青春,他的頭發與胡子也大半都是花白了,但他的腦子始終未變,始終洞察著一切微小的事件。正如之前說的那樣,萬事萬物都有相通之理,有時候,生活中的小事很可能恰是老天給你的提醒,如果你注意到了,你就獲得了莫大的機會,如果你忽略了,你也真的就忽略了。(www.sffl.com.cn)但陶朱公是不會忽略的,因為他是陶朱公。

            這日,陶朱公范蠡正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納涼。夏日炎炎,烈日不會因你是王公貴族就放過對你的炙烤,也不會因你是貧苦饑民就對你加大熱量,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對天與地而言,仁與不仁都只是玩笑。清風徐來,吹拂在范蠡的臉上,使他感到一陣清涼與舒適。

            來陶地這些日子里,范蠡多數時間都在忙碌中,這樣閑適的時光倒是十分難得的。此時鄭風的小兒子正在院子里玩著朱砂。大概是出于好奇,小孩子用火石點燃了一根木棍,湊近那朱砂,就見那點朱砂忽然燃燒起來,發出淡藍色的火焰。

            小孩子很驚奇,又弄來點朱砂繼續燒,那火焰很漂亮,而且燒得又急又快。這一切都被范蠡看在眼里。他本應該上前阻止他,告訴他小孩子不要玩火的。但是他卻和那小孩子一樣,看呆了。

            當日下午,他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鄭風。

            “先生怎么看?”鄭風問范蠡。

            “新的商機。”范蠡笑道,“你看,朱砂燃起的火焰,不但急,而且火勢很大。若是將很多的朱砂集中在一起,瞬間點燃,你說會有什么效果?”

            “很大的火,甚至……爆炸。”鄭風說,不過他還是沒明白這算什么商機。

            范蠡點頭說道:“是啊,很大的火,甚至還會爆炸。你說,如果用朱砂作為武器,那產生的威力會有多大?”

            這次鄭風明白了。范蠡曾經是春秋時期重要的軍事家,雖然他已經不再過問軍事,不再關心天下格局,但他仍然有一顆軍事家的心,仍能從生活中很平常的現象里,看到戰場上的轉機,這就是厲害的人與不厲害的人的區別。

            一塊簡單的蛋糕,放在普通人的面前,他看到的只是奶油巧克力,若放到蛋糕師的面前,他就能看到面粉和雞蛋被糅合在一起,放到烤箱里烤好,最后澆上奶油的整個過程。人們很平常地聊天,說說也就完了,但是如果被大偵探聽到了,他可能就能分析出破案的關鍵

            只是生活中一件很平常的小事,在范蠡眼里,便是上天給予他的新的提醒。當然,將朱砂制成武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范蠡找來了很多在這方面比較懂的人,開始著力研究起來。

            幾日后,范蠡又找到了鄭風,詢問開發新武器的進展。這一次,他卻并沒有如前次那般興奮,他的眼神有些復雜,里面有許多鄭風讀不懂的內容。

            “新武器的研究如何了?”范蠡問。

            “正在進行著。”鄭風回答,“但是還有一些沒有解決的問題。單一的朱砂并不能造成更大的力量,需要在里面加人一些新的東西。”

            “找到了嗎?”范蠡又問。

            我們正試著在里面添加硝石,似乎有些成效。”鄭風回答。

            這時范蠡卻說道:“結果出來后直接來告訴我,這件事情不要再對其他人講了。”

            鄭風心中有些疑慮,但既然先生交待了,他也只有照辦就是,于是他點了點頭。

            回到家中,范蠡將此事告知了西施

            “夫君是否因不愿再涉足天下紛爭,所以才不希望擴大此事?”西施問。

            范蠡看了看窗外,天高云淡,風清山遠,他回過頭看著西施說:“我本以為自己已經退出,但人在天地中,又能退到哪里?就算有心歸隱,心卻總是時常活絡了。我相信,如果真能制造出殺傷力極大的武器,一定又會將天下重新洗牌,但是這樣換來的仍舊只是幾個權力者的笑聲,和更多百姓的怨聲載道。”

            西施看著他,目光中充滿了柔情,她輕聲說道:“夫君這些年變得柔軟了。”

            范蠡輕笑,他說道:“人上了年紀,心中的顧慮也就多了。”

            西施卻說道:“我倒覺得夫君完全不必顧慮什么,倘若真如夫君所說,利用朱砂可以制造出殺傷力很大的武器,那么總有一天這個事情也會被其他人發現,到時候天下也一樣要遭到生靈涂炭。”

            “但總算不是因我而起。”范蠡說。

            西施輕笑,她抬手為范蠡拂去額前的一綹白發,說:“夫君的顧慮太多了,夫君有著翻天覆地的本領,所以做事會瞻前顧后,生怕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夫君在年輕的時候已經改變了天下格局,實現了人生抱負。到如今也不必再擔心什么,盡管按你所想去做就好。”

            范蠡卻笑道:“如今我只想當好我的陶朱公。”

            “那就祝愿夫君能夠如心所愿。”西施笑道。

            幾日后的一個黃昏,范蠡又見到鄭風的小兒子在院中玩著朱砂,他一邊將地上的朱砂點燃,一邊小嘴里還念念有詞。范蠡好奇,靠近了才聽到他說的是“沖啊”“殺啊”“眾將士聽令”等戰場廝殺的喊詞。

            范蠡更是好奇了,他走上前去,問這小孩子:“你喊的這些,是誰教你的?”

            鄭風的小兒子閃了閃他的大眼睛,說:“大家都這么喊啊,隔壁的小豆子,還有小林子,在一起玩打仗,都是這么喊的。”

            范蠡點了點頭,男孩子們在一起愛玩打仗也是很平常的事,他又問:“那你在喊這些的時候,為什么要燒這些朱砂呢?”

            “因為有氣勢啊!”小孩子瞪大了眼睛,興奮地說:“你看,這些火,燒起來的樣子多厲害!好像能殺死好多好多人!”

            不論如何,從小孩子的口中聽到“殺人”這樣的字眼,總讓人心里不那么愉快。但是又能如何呢?這就是一個人殺人的世界啊!就算是他范蠡,也曾經為了己方利益而殺了許多本屬無辜的人。這些小孩子總有一天要長大,也總有一天要面對人殺人的現實的。

            看到這小孩子看著朱砂之火燃起時的目光,范蠡忽然覺得,也許西施是對的,就算他不做,這些東西也早晚要被利用來做武器的。他看了看西方,赤紅色的夕陽已經落了半,天空也漸漸暗了下來。未來的事,誰又能預料呢?區區凡人也只有順應天意而已。

            至于范蠡最后關于火藥的研究結果如何,歷史上并未有詳細記載。只是千百年后,當人們詢問作為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火藥的發明者是誰的時候,大家只能說,那是人民群眾智慧的結晶。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