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第四節與林則徐湘江夜談_關于左宗棠事跡

            第四節與林則徐湘江夜談_關于左宗棠事跡

            時間:2020-04-03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第四節 與林則徐湘江夜談_關于左宗棠事跡

            經歷了1848年到1849年的旱水兩災,左宗棠早已疏盡家財,陶家任教的職務也已經圓滿功成,他因此不得不另謀生計。1849年,他再次來到長沙,開館授業。盡管學生寥寥無幾,他也不為此馬虎應付。恰在此時,早年因為英方的挑撥離間而被流放到新疆管理伊犁的林則徐告病還鄉,途經長沙,想見一見左宗棠。其實,林則徐在1847年被召回擔任云貴總督之時就已經去信告知左宗棠,希望他能夠到云貴做他的幕僚,只是當時左宗棠要教育女婿陶桄脫不開身,兩人才遲遲未能見面。左宗棠還為此遺憾嘆恨許久,心想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夠一見歆慕已久的民族英雄。

            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林則徐到任不久便染病,于1849年就卸任云貴總督,告病假回鄉休養。這一次,林則徐途經長沙,專門請人致信左宗棠,請他務必要到長沙一見。那天,左宗棠接到邀請信,露出了開心顏。他沒想到,自己與林則徐素未謀面,也不像遇見陶澎一樣因為有楹聯為媒,但林則徐卻癡癡不忘他這個山野村夫。其實他不是沒想到,只是一時興奮,忘了他和林則徐之間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的。

            首先左宗棠對林則徐有印象,最早是從恩師賀氏兄弟、忘年知交陶澎和八輩至交胡林翼口中得知,他們口中的林則徐是一個處世有道、為官清廉、剛正不阿,同時又很有思想見地的愛國者。后來,從陶澎的書信往來中,他又接觸到林則徐作為一個學者和先進思想者的身份。再后來虎門銷煙鴉片戰爭的爆發及其因此遭遇的不公,更讓左宗棠意識到這是一個百折不屈的民族英雄,他就是自己學習和效仿的榜樣。因此,當林則徐被貶斥新疆時,他心都碎了,寫信告訴好友至交胡林翼說道,他左宗棠的心隨著林則徐的左右,跟隨他東西飄蕩。這番話,說與情人之間都嫌肉麻,但左宗棠出自對林則徐的尊崇,卻是真情流露。與其說是追隨林則徐左右,倒不如說是追隨他的志向左右。因為在林則徐身上,左宗棠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心里將之視為神交的又一個對象。對林則徐的認可,甚至可能比對陶澎更甚,因為林則徐作為一個民族斗士的形象出現在中外歷史上,而且他的許多抗敵思想和策略往往與左宗棠不謀而合,這讓左宗棠心里多了那么幾分感動和信心。似乎,在林則徐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此外,林則徐也是左宗棠的忘年之交陶澎重點提拔和看好的下屬,而林則徐任云貴總督期間的屬下胡林翼又是左宗棠的密友。這兩人時常在林則徐面前提起左宗棠,其中胡林翼稱贊左宗棠為“異才,品學為湘中士類第一”。林則徐當時就深信不疑,命胡林翼請左宗棠來幫忙。只是左宗棠方面不方便,因此錯過了第一次會晤和共事的機會。但雙方彼此間的仰慕,卻成了這次會見的最大助力。(www.sffl.com.cn)因此,當收到林則徐請人送來的邀請信時,左宗棠是激動不已的。他高興地告訴夫人周詒端,說要立馬收拾行囊到長沙會見林則徐,完全沒有了與陶澎見面時的那種傲氣和沉穩。也許,是年齡的洗禮讓他逐漸受到磨煉,但更重要的是,他對林則徐的愛戴和追慕,遠遠超過其他人。他的自傲遠沒有收斂,因為,林則徐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就是另一個他自己。

            從柳莊趕到長沙碼頭,左宗棠遠遠就看到碼頭前排著長長的隊伍,而碼頭的那端河面上輕浮著一艘官船。左宗棠急忙小跑到碼頭前呈上名柬,上面端端正正寫著“湖南舉人左宗棠”字樣。其他頭頂花翎,身著官服和那些名流紳貴們瞧見了,無不嗤之以鼻,認為他一介窮舉人,要什么沒什么,林則徐怎么會接見他呢?出乎那些紳貴高官的意料,林則徐此經長沙,最想見的卻正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窮舉人。一聲林大人請見左舉人,讓許多人大跌眼鏡。左宗棠高傲著頭,大踏步走過這些詫異的眼光面前,一不留神踩了個空子,跌落水中,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最后還是林則徐請人把他撈上了官船。林則徐笑戲之,“怎么這就是你的見面禮呀?”只見左宗棠并沒有因此慌張失措,而是無視剛才的失態,恭恭敬敬地向林則徐敬禮。隨后,兩人把手進入船艙,徹夜長談,不甚其歡。其他等候多時的大小官員與紳貴們,只好被攔阻在外,逐一遺憾而去。

            左、林的這一次會見,對于左宗棠而言是極其重要的一次人生經歷,他后來自敘道:

            是晚亂流而西,維舟岳麓山下,同賢昆季侍公飲,抗譚今昔。江風吹浪,柁樓竟夕有聲,與船窗人語互相響答。曙鼓欲嚴,始各別去。

            在這一次夜談之中,左宗棠把滿腹的學問和看法都全盤托出,據他后來回憶,這次把酒夜談的內容涉及面很廣,從天下大勢、新疆建行省等國要大事到臧否人物、治吏反貪等諸多政弊,他們都各傾所想。林則徐帶病在身,本來應該早點休息的,但是難得一見左宗棠這樣的“絕世奇才”,他深感欣慰,并在臨別時把自己被貶新疆時所搜集的全部關乎邊疆地理和俄國動態的資料都贈予左宗棠,并手書對聯一副相贈,寄予左宗棠收復新疆,抗擊外侵的遠大期望。

            “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林則徐盛贊左宗棠才絕當世,相信他可以以多年所學經世致用。并且,林則徐還以自己多年的信念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相激勵,希望左宗棠能走上和自己,已經如賀氏兄弟、陶澎、胡林翼等諸多長輩、好友相同的道路,匡世救國。對于此番種種厚望,左宗棠都銘記于心,后來他建造堅船利炮,收復新疆,驅除俄軍,等等,都是在完成林則徐未竟的心愿。而這一次左、林會見,也被左宗棠視為“第一榮幸”之事。后來聽聞林則徐在平定廣西天地會造反途中不幸染病身亡之時,左宗棠失聲痛哭,以無比悲痛的心情寫了一副挽聯

            附公者不皆君子,間公者必是小人,憂國如家,二百余年遺直在;

            廟堂倚之為長城,草野望之若時雨,出師未捷,八千里路大星頹。

            長城既倒,大星已頹,但是內亂外侵正是紛擾,其中尤以太平軍起義甚為嚴重,一兩年間鬧得舉國風雨飄搖。左宗棠雖則憂國憂民,但還未打算出山相助,而是想尋找一避難之所,領全家老少于彼躲一時之難。他沒有忘記林則徐等眾多師友的寄托和期望,只是他更對于當世感到心碎。在沒有遇到最好的時機之時,他還打算觀望觀望再作良策。

            可是,他沒有想到,太平軍的勢頭之猛,讓人震驚。似乎頃刻之間,清朝的天空就要變了大半。變天了,皇帝的寶座將要不穩了,這是人們心中隱約能夠感受得到的。而在太平軍起義之前,同樣是在廣西的天地會起義,一樣鬧得火熱。其實從19世紀以來,造反起義之聲就此起彼伏,而自鴉片戰爭以來,天災人禍驟增,外侵不斷,更加劇了窮苦人民的強烈不滿。忍無可忍之際,一些民眾便揭竿而起,打著某種旗號,率眾造反,試圖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構建一個平等和諧社會。廣西天地會的故事,就此衍發,后來成為許多戲說的素材。在這一起事件中,林則徐被委以欽差大臣鎮壓天地會,奈何病況嚴重,亡于道途。臨終遺命,他還上折力薦左宗棠。

            就在天地會的事情還未解決之際,緊接著1850年年底,洪秀全便在廣西金田村發動太平軍起義,并將戰火一下子拉到全國范圍內,可謂震驚宇內。而此時廣西之所以成為農民起義的集中地,與當時廣西農民的生活、經濟狀況有著直接的聯系,而與國內的政吏腐敗、經濟衰退、人口暴增等也有著間接的聯系。天災人禍、腐政苛吏、外敵入侵,人民難以維生,特別是廣西,土地兼并和賦稅沉重讓人們幾無立錐之地,心中早就對統治者充滿了怨恨,因此,只要一有人牽頭起義,則群起呼應,星星之火,便迅速得以燎原。因此,天平軍起,便讓原本就不安寧的天下更加動亂起來。

            而這把火,很快就燒到了湖南來。但此時的左宗棠,卻只想著率家屬避難,而不愿出山幫助清廷。緣何?一來他同情起義者,因為官逼民反,滿清政府已經腐朽沒落,天下動蕩勢在必行,況且漢人受清廷壓制了兩百多年,這把反清的大火,遲早會把現在的朝廷趕下臺來。左宗棠口中不說,但心中甚是明了,雖然他也并不看好太平軍能夠把政權奪取到手。而另一方面,此時幫助清廷,他也未必得到心中所期望的職權和達成所愿。再者,動蕩之際,他很珍惜自己的家庭,還是希望先保全家庭,等看清形勢再做定奪。他不像好友胡林翼那樣忠主,他忠心的,是國家和民族。那么,為國家和民族,他真的只愿做一介農夫沒世、暫避于山洞中嗎?他在思考度量中。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