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昨夜夢中彰敬寺,死生魂魄暫同游_白居易詩傳

            昨夜夢中彰敬寺,死生魂魄暫同游_白居易詩傳

            時間:2020-05-0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昨夜夢中彰敬寺,死生魂魄暫同游_白居易詩傳

            你永遠不會知道,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一個會先來。起承轉合中,總是會充滿著意外的光臨,而我們卻要時刻準備著去迎接,無論它是好是壞。或許,這就是生命的奇妙和神秘之處。

            年過半百的白居易迎接到了意外,也迎接到了明天。而現在,屬于白居易的故事依然未曾停歇,它日夜更新,訴說著未來。

            元和十三年(公元819年),白居易收到了弟弟行簡要來江州的消息。沒過幾日,他就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龐。兄弟手足,久別團聚,這其間的欣喜與激動怎么能用語言表達得清楚?多年的深情豈是幾句話就能夠代替得了的?看到自己曾經最擔心的弟弟有了依靠,白居易便也安心了,今后縱然再遇到困難,自己也不必擔憂,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心事多多,一件塵埃落定,還會有其他的不如意等著你。身處遙遠的江州,即便是白居易自己無心打探,可還是會對京城里政治依舊風起云涌的消息有所耳聞。只不過聽歸聽,白居易并不去理會,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徒增煩惱,此時的他早已經學會將心思收斂,繼續參禪悟道。(www.sffl.com.cn)那一日,東林寺中的僧人道深帶領眾弟子來到白居易的家中,請他為東林寺新落成的紅石塔撰寫碑銘。受此邀請,白居易頓時感覺到受寵若驚,他沒有想到自己在當地僧人心中,竟會有如此高的地位。心懷感動,白居易親自將認真寫好的銘文送到了東林寺,并在現場指導能工巧匠將其鐫刻于石碑之上。而白居易也因此得以暫時在東林寺小住一段時間。

            再一次漫步至白蓮池,白居易靜立在池前,不禁想起自己曾與同伴們放歌夜游的曲江池,觸景生情,讓白居易無端陷入了矛盾之中。一面是對仕途念念不忘的心,一面是對平靜生活的向往。兩處皆是他心中所念,卻在無數個黑夜與白晝里撕扯著他的心。

            白居易這樣矛盾的心理在《自題》中有所展現:

            功名宿昔人多許,寵辱斯須自不知。一旦失恩先左降,三年隨例未量移。馬頭覓角生何日?石火敲光住幾時?前事是身俱若此,空門不去欲何之?

            皇帝那電光石火般得恩寵讓人難以捉摸,恩寵與貶謫只在朝夕之間。如今,他這個被貶之人,恐怕是回朝無望,不入空門,又該去向何處呢。

            一首簡單的小詩,卻道出了他內心深處的矛盾與糾結。他渴望朝廷,卻也忌憚朝廷。倘若遇上開明的皇帝,那么他便可以一路平穩;倘若政治里依舊充斥著爾虞我詐,那么悲劇便會再一次上演。糾結重現,白居易左右為難,可他心中明白,那條繁華的仕途之路,始終是他到不了的遠方。也正是因為難以到達,才成為了他永生的情結,是他精神最渴望的地方。

            那個在白蓮池漫步的晚上,白居易伴著糾結入眠。夢中,他夢到了自己與劉敦質共游長安彰敬寺之事。醒來后似歷歷在目,于是,白居易便寫下了一首《夢亡友劉太白同游彰敬寺》:

            三千里外臥江州,十五年前哭老劉。

            昨夜夢中彰敬寺,死生魂魄暫同游。

            與劉敦質同游彰敬寺已經是十多年前發生事情了,之所以會夢到這么久遠的事情,恐怕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同游彰敬寺是在他魂牽夢繞的長安發生的故事。而在這之后,白居易的夢中總是反反復復地出現關于長安的景象,長安的街巷、長安的宮殿、長安的舊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仿佛屬于長安城的一切,都在向白居易發出召喚,要讓他回到那個繁華的地方。

            長安,只簡單的兩個字,更像是揮之不去的魔咒,時時刻刻縈繞在白居易的腦海中。日積月累,變成了心中的一個結,難以解開,卻又割舍不掉。

            日子就在這種矛盾與苦惱中一天天地溜走,白居易的心情依舊沉郁,就算是他的第三個女兒降生,也不曾讓白居易感覺喜悅。古人骨子里重男輕女的思想讓白居易在面對第三個女兒時,感覺到無比壓抑。仕途的不如意,生活的不如意,諸多煩惱匯聚在心,而白居易,只有繼續泛舟佛海,以求心靈的解脫。

            春去秋來,那是一個傷感的季節,四周被落寞充斥著,也感染著白居易。歲末將至,心仿佛也如同季節一般,天氣越是寒冷,白居易就越是感覺自己仕途無望。然而峰回路轉,就在這一年十二月十二日這天,白居易突然接到了朝廷的詔書,讓他代替李景儉出任忠州刺史。

            雙手捧著詔書,白居易控制不住地顫抖,心中的激動難以抑制,白居易喜極而泣,老淚縱橫。苦盡甘來,他終于盼到了自己希望的結果,等待的苦楚無人知曉,只要結局是好的,再多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但白居易卻明白,自己如今可以出任忠州刺史,不僅僅是自己的等待,更重要的是崔群等人在朝中奔走的結果。盡管前方的路途是個未知數,但這終歸還是一個新的轉機。薄薄的一紙詔書,對于白居易來說卻是仕途的新生,重達千斤。

            轉過年關,等待人們的是新的開始。元和十四年(公元820年)的春天,空氣中仿佛有著更多的暖意,一場春雨潤澤了大地,也滋潤了白居易那顆滄桑而疲憊的心。整理好心情,收拾好行囊,白居易又踏上了下一段未知的人生路途。

            畢竟是在江州生活了一段時間,離開這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舍。想到當初自己第一次來到江州時的歡鬧情景,白居易決心不打擾這里的百姓,只要自己靜靜離開就好。但是江州的名士僧侶盛情難卻,要為他設宴踐行。

            夕陽西下,一行數人選擇在江邊共飲。昏黃的天空,飄著濃濃的酒香,纏繞著真摯的祝福,可縱使香氣四溢,卻也難以掩蓋離別的不舍。

            初春的江州,有一種獨特的美。夜色漸深,掩蓋了萬物,像是一場莊嚴的圣禮。而夜色下的廬山,也更添神秘。

            眼中的世界,即是心中的世界。帶著一份戀戀不舍,也帶著一份美好希望,白居易踏上了去往忠州的旅程。這一段新的旅途中,白居易所見的都是歡欣的風景:天空更藍了,云朵更白了,風也融合了,鳥鳴也更悅耳了,大地也更偉岸了……

            人還是那個人,天還是那片天,卻因為心情的喜悅,而脫離了本身,幻化成喜悅人眼中的模樣。只是當局者不曾知道,自己的這份喜悅能否延續到最后。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