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xpvvr"></menuitem>

    <form id="xpvvr"><th id="xpvvr"><progress id="xpvvr"></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xpvvr"></address>
      <noframes id="xpvvr"><address id="xpvvr"><nobr id="xpvvr"></nobr></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id="xpvvr"><listing id="xpvvr"></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pvvr"></address>
            ? 首頁 ? 名人故事 ?諾獎感言_施韋澤醫生的故事

            諾獎感言_施韋澤醫生的故事

            時間:2020-08-22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諾獎感言_施韋澤醫生的故事

            時光清淺,一如既往地流淌不息。生命的旅程中,不老的歲月記住了一位白人醫生與赤道非洲的傾心相約。世事的相框里,定格著施韋澤對叢林村民的真情付出。

            流年的歌吟,翩飛在心頭。念在天涯海角,心在咫尺之間。施韋澤對非洲人民無怨無悔的真情奉獻,有力地保障了土著村民的身體健康,仿若荊棘叢生中旭日的暖,撒向人間的都是愛。

            一路走來,風雨飄搖。在赤道非洲氣候惡劣的熱帶叢林里,施韋澤以漫長的、堅韌不拔的、極為艱辛的自我獻身,去幫助弱勢人群,其愛心從一種自小就有的倫理情感,發展為幾十年如一日的道德行為。(www.sffl.com.cn)

            叢林深處,草木蔥蘢,花開滿季,情暖三生。溫婉的時光里,他以醫者的仁愛情懷,將自己的獻身行為升華為一份人生的責任。濯一顆塵心,握一份執著,在不如意的現實中,他為生命中的這一場相逢,編織了最美的情節。

            施韋澤堅守在非洲叢林,用心聆聽村民的心語,以超凡的堅毅,譜寫了生命最美的樂章。沒有堅定信仰和強大內心的人,根本無法做到這些。無論經歷怎樣的坎坷,他的內心始終保持著對生命的敬畏。他的道德情操,他的宗教信仰,他的睿智思想,他的堅定信念,成了他最大的精神支撐。

            1952年7月,施韋澤感到極度疲憊,看完一個病人站起來時,居然腳步踉蹌站立不穩,差一點摔倒。一旁的病人連忙扶住他,關切地說:“老博士,你太辛苦了,你沒日沒夜地為我們治病,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

            “呵呵呵,謝謝你,其實我沒有事的,晚上早點睡覺,我就可以好起來的。”

            一旁的護士見此情景,也走過來關心地對施韋澤說:“院長,你實在太辛苦了,你就回去休息半天吧。”

            施韋澤笑著對護士擺了擺手,說:“呵呵,我可沒有那么嬌嫩啊,沒有事的。你看,還有這么多病人等著看病呢,你趕緊安排下一個病人過來吧,我來好好給他看看。”

            “好吧,不過你還是要自己多保重啊。”護士很感動,也很無奈,只好安排病人到施韋澤的診療桌前,讓他繼續不停歇地看門診。

            別看施韋澤口中說得輕松,其實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身體在叢林惡劣氣候的摧殘下,已經病得很重了。他確實應該離開這里,回歐洲好好休養一段時間了。但是不到迫不得已,他怎么可能放得下這里的一切?他繼續堅持著,可是一個月后,終于支撐不住了,畢竟他的身體不是鐵打的,和別人的血肉之軀沒有什么區別。

            客觀現實面前,他只能屈服了,在小木屋的家里靜靜地休息了幾天。在體質日益虛弱的日子里,在人生的低谷中,他對妻女的掛念竟一日比一日強烈。思念,沿著攀墻的藤瘋長。此去經年,是該回去探望一下至親的人了。

            于是,他聽從了大家的勸告,在對醫院工作做了必要的安排后,依依不舍地辭別蘭巴雷內,一路顛簸回到歐洲,探望妻女和孫輩,希望盡早將身體養好。在家里,他盡情享受著親情的甜蜜。愛,是人生溫馨的港灣,累了的時候,讓心靠岸。在親人的擁圍下,讓疲憊去流浪,使身心徹底放松。

            施韋澤在赤道非洲的無私奉獻,為他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鑒于他在非洲叢林為維護土著黑人的健康所做出的杰出貢獻以及他對熱帶病的長期研究,法國政府于9月30日將帕拉克爾蘇斯獎章這一醫學榮譽獻給了他。施韋澤很看重這一榮譽,因為這是他獲得的第一個醫學獎章。

            12月20日,施韋澤又當選為法蘭西科學、道德和政治學院院士,并做了題為《在人類思想發展中的倫理問題》的精彩演講。演講中,他對人類思想發展中的倫理問題做了深刻的剖析與反思,將敬畏生命的倫理原則做了系統闡述。

            他告訴大家,倫理進步的標志不僅體現在人與人之間互助范圍的擴展,更應該體現在人與自然界所有生物的關系上。一個真正倫理的人,他不僅尊重其他人的生命,還應該尊重自然界所有生物的生命,包括動物植物,這才是真正對生命的敬畏。只有通過與所有生物的倫理關聯,人類才能與宇宙建立一種有教養和諧關系。若能如此,人類的明天必將光芒萬丈。

            驀然回首,夜色闌珊,似乎可以聽到遙遠非洲土著村民的呼喚。帶著心的掛念,施韋澤在做過演講,身體稍微康復一些后,便匆匆告別妻子女兒,一路風塵回到了蘭巴雷內。

            此刻,蘭巴雷內的叢林醫院越來越受人關注,施韋澤本人也已經獲得了諸多榮譽,各種光環籠罩著他,可他并不知道,還有一個更高的榮譽在等待著他。

            1953年10月11日,他像往常一樣在叢林醫院里忙著給村民們看病。一名年輕醫生突然跑到他的面前激動地對他說:“伯父,喜訊來了。”這位醫生是施韋澤的一個侄子,受伯父影響去讀了醫學院,并志愿來到蘭巴雷內叢林醫院當了一名住院醫師

            施韋澤抬頭望著他,幽默地問道:“什么喜訊呀,是不是羚羊跳進了護欄,自投羅網啦?”

            “不,伯父,”侄子十分興奮,“廣播里說,你獲得了1952年度諾貝爾和平獎。”

            “諾貝爾和平獎?”施韋澤愣了一下,隨即朗朗大笑起來,“我怎么會得諾貝爾和平獎呢,快別胡鬧了,呵呵呵。”

            “真的,”侄子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我沒有開玩笑,我剛從廣播里聽到這個消息,千真萬確。”

            “不會吧?我并沒有為這個世界做出多大的貢獻呀,我怎么會得諾貝爾和平獎呢?你一定是聽錯了,這個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著呢,呵呵呵,一定是這樣的。”施韋澤依然不信侄子的話。

            “伯父,真的是你得了獎,我聽得清清楚楚的,廣播里說的就是在非洲叢林里志愿服務阿爾貝特·施韋澤博士!”

            這世間,許多事,求之總不得;一些事,從不去想,卻自來。生命中,如果你去愛大家,大家也一定會來愛你,這就是因果的魅力。

            很快,更多的人來向施韋澤祝賀了,獲獎的正式通知也隨之而到。

            輕撫歲月的滄桑,感懷生命的旋律,佇立窗前,眺望叢林深處那一抹濃綠,施韋澤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太過謙遜,感覺自己不該得到這個獎項,覺得自己所做的工作離這個獎項的要求還差得太遠。當他明白自己已無法拒絕這個獎項時,又覺得人們也許該在他死后再授予他這一榮譽可能更加合適。

            不知是風吹皺了窗外湖面的漣漪,還是這漣漪蕩漾在了施韋澤的心湖里,他對自己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深為感動。

            一抹明媚,一瓣馨香,他衷心感謝世人對自己人道奉獻的肯定。而今,他必須面對現實,準備領獎和獲獎感言了。

            像以往一樣,叢林醫院的病人每天都很多,許多手術等著要做。由于其他幾個外科醫生因為身體原因回歐洲休養了,醫院里此時只剩下施韋澤一個外科醫生了。事實上,他不僅是外科醫生,外科以外的其他任何疾病他都要看,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鄉村全科醫生,所以他的每一天都十分忙碌。

            而且,離醫院800米處單獨設置麻風病區的建設工作正在進行之中,令他暫時也不能離開。他是一個真誠善良、肩負責任的人,像星星一樣散發著熠熠光芒。為了醫院,為了病人,他毅然推遲了領獎時間,無悔地堅守在叢林醫院。

            此刻,施韋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已經傳開,大量問好與祝福的信件、電報從世界各地涌向蘭巴雷內。一些國家的國王、總統也給他發來了賀電,更有大批記者直接來到蘭巴雷內,實地察看叢林醫院,了解他在這里的工作與生活情況,對他進行面對面的采訪。

            “施韋澤博士,請你談談你來這里志愿服務的動機?”

            “動機?哪有什么動機,這是心靈的呼喚,是幫助弱勢人群的需要。這里需要醫生,于是我就來了。”

            “那么請問,在這么艱苦的環境里,你是怎樣堅持下來的呢?”

            “是叢林村民的病痛觸動了我的心。每一個心中有愛的人,都會像我一樣在這里奉獻,在這里堅持的。”

            “那么請問,你現在年歲已大,你打算什么時候回歐洲去過退休的生活呢?”

            “年歲已大?哈哈哈,我可沒有感覺自己年歲已大哦,我還能繼續為叢林村民們服務,給他們治病是我一輩子的事情,我永遠也不會退休的。”

            每一個和施韋澤對話的人,都被他對非洲人民的深情厚誼和無私奉獻深深地感動。

            看到施韋澤在赤道非洲極其艱苦的條件下,歷盡艱辛創立的叢林醫院正在發揮巨大的作用,看到施韋澤年近八十仍日夜忙碌,不辭辛勞地為非洲人民的健康服務,看到施韋澤幽默樂觀、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看到施韋澤情系患者、志存高遠、一心為民、無私奉獻的大醫風范,大家從內心深處對他充滿了敬意。人人都明白,在這個世界上,真的還找不出另一個可以代替他的人。

            1954年,休假的外科醫生回來了,麻風病區的建設也暫告段落,施韋澤終于可以暫時放下蘭巴雷內的醫療事務,返回歐洲處理一些事情,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發表獲獎感言了。

            施韋澤回到阿爾薩斯,和海倫娜甜蜜地相聚。此時,海倫娜的身體狀況已有所好轉,丈夫的到來令她開心不已。伴著如水的月色,喝一口愛妻為他沖泡的咖啡,施韋澤攤開稿子,靜靜地寫起了獲獎感言。

            受到邀請,施韋澤于7月28日、29日,在斯特拉斯堡托馬斯教堂舉辦的巴赫紀念音樂會上,作為音樂家在公共場合作了自己最后一次登臺演出。

            這是一場超一流的演出,他一登臺,強大的氣場立即籠罩了現場。巴洛克洛可可建筑風格的教堂里,彌漫著從施韋澤指間流淌出的古典音樂的一個個音符。躍動的旋律如此悅耳動聽,仿若天籟之音。每當一曲結束,掌聲總是經久不息。

            10月,在海倫娜的陪伴下,施韋澤前往挪威首都奧斯陸接受諾貝爾和平獎。

            11月4日,施韋澤穿著西服,打著領結,在愛妻深情目光的注視下,瀟灑地登上了奧斯陸大學的講臺,發表了題為“我的呼吁”的獲獎紀念演講。他環視了一下現場后,滿含深情地說:

            我要呼吁全人類,重視敬畏生命的倫理。這種倫理,反對將所有生物分為有價值與沒有價值、高等與低等。這種倫理否定這些分別,因為評判生物當中何者較有普遍妥當性所根據的標準,是以人類對生物親疏遠近的觀感為出發點的。這標準是純主觀的,我們誰能確知這種生物本身有什么意義?對全世界又有何意義?

            這種區分必然產生一種見解,以為世界上真的有無價值的生物存在,我們可以隨意破壞或傷害它們。由于環境的關系,昆蟲或原生動物往往被認為沒有價值。事實上,我們的直覺意識到自己是有生存意志的生命,環繞我們周圍的,也是有生存意志的生命。這種對生命的全然肯定是一種積極的態度,有了這種認識,我們才能一改以往的生活態度,而開始尊重自己的生命,使其得到真正的價值。同時,獲得這種想法的人會覺得需要對一切具有生存意志的生命采取尊重的態度,就像對自己一樣。這時候,我們便進入了另一種迥然不同的人生境界。

            這時候,善就是:愛護并促進生命,把具有發展能力的生命提升到最有價值的地位。惡就是:傷害并破壞生命,阻礙生命的發展。這是道德上絕對需要考慮的原則。由于敬畏生命的倫理,我們將和全世界產生精神上的關聯。平時我都盡力保持清新的思考和感覺,而懷著善的信念,時時依據事實和我的經驗去從事真理的研究。

            今日,隱藏在欺瞞之后的暴行,正嚴重威脅著全世界,造成了空前煩悶的氣氛。雖然如此,我仍然確信真理、友好、仁愛、和氣與善良是超越一切暴行的力量。只要有人始終充分地思考,并實踐仁愛和真理,世界終將屬于他。現世的一切暴力都有其自然的限制,早晚會產生和它同等或超越它的對抗性暴力。可善良所發揮的作用卻是單純而持續不斷的,它不會產生使它自己停頓的危機,卻能解除現有的危機,消除猜疑和誤解。因此善良將建立無可動搖的基礎,而追求善良是最有效的努力。我們常常不使用能幫助我們千百倍力量的杠桿,卻想移動重物。耶穌曾經說過一句發人深思的至理名言:溫和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土地。

            敬畏生命的信念要求我們去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防治大眾疫病的奮斗是永遠比不上這種幫助的。我們對舊日殖民地的民眾所給予的善良幫助,并不是什么慈善事業而是贖罪,因為從我們最初發現航線,到達他們的海岸以來,我們已經在他們身上犯下了許多罪惡。所以白人和有色人種必須以倫理的精神相處,方能達到真正的和解。為了實踐這種精神,我們應該推行富有將來性的政策:凡受人幫助,從艱難或重病中得救的人,必須互助,并幫助正在受難的人。這是受難的人之間的同胞愛,我們對所有的民族都有義務以人道行為及醫療服務來幫助他們。從事這些工作時應帶著感謝和奉獻的心情。我相信必定會有不少人挺身而出,懷著犧牲的精神替這些受難的人服務。

            可是,今天我們還深陷在戰爭的危機里,我們正面臨著兩種冒險之間的選擇。一種是繼續毫無意義的原子武器競賽,以及繼之而來的原子戰爭;另一種是放棄原子武器,并寄望美國和蘇聯以及其他國家,能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上,和平共存。前者不可能為人類帶來繁榮,但后者可以給人類帶來繁榮與幸福。我們必須選擇后者。也許有人會以為他們可以利用原子裝備來嚇退對方,可在戰爭危機如此高升的時刻,這種假設毫不值得重視。

            今后,我們的目標是使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問題,不再以戰爭的方法來解決。我們必須尋求和平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我敢表白我的信心,當我們能從倫理的觀點來拒絕戰爭的時候,我們必定能以談判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戰爭到底是非人道的。我確信,現代人必能創造出倫理的觀點,因此今天我將這個真理向世人宣布,希望它不會只被當作虛假的文字看待,以致被擱置一旁。

            希望掌握國家命運的領袖們,能致力于避免一切會使現狀惡化、危險化的事情。希望他們銘記使徒保羅的名言:若是能夠,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這不但是對個人之間的關系而言,也是對民族之間的關系而言。希望他們能互相勉勵,盡一切可能維持和平,使人道主義和敬畏生命的理想,有充分的時間發展,并且發揮作用。

            施韋澤利用諾貝爾和平獎的巨大影響力,在獲獎感言中以精彩的語言對全人類發出了呼吁:呼吁人類重視尊重生命的倫理;呼吁人們從善去惡,遠離暴行;呼吁人類珍視和平,放棄原子武器,從而避免戰爭,永遠和平共處。

            施韋澤發出敬畏生命的呼吁,希望人道主義和敬畏生命的理想能有充分的時間發展,并在現實生活中發揮作用,成為人類和平共處的倫理基礎。在他看來,渴望生存、害怕毀滅與痛苦,不但是人類的一種本能,也是每一個生命個體的本能。

            他倫理地將生命倫理學的范疇從人擴大到全部生物,強調了敬畏生命對于人類命運的重要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和全世界產生精神上的關聯。他理性地告誡世人,善就是愛護并促進生命,惡就是傷害并破壞生命。

            他呼吁平等、博愛與和平的精神,堅定地認為當人類能從倫理的觀點來拒絕戰爭的時候,必定能以談判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從而為世界贏得和平。他的字里行間充溢著正義、理性與博愛,為了世界和平與反對核戰爭,他在竭盡一切地努力著。

            正是鑒于對人類命運所肩負的無限責任,才有了施韋澤這個被稱為“良知的宣言”的諾貝爾和平獎獲獎感言。

            諾貝爾和平獎是五個諾貝爾獎項中的一個。根據諾貝爾的遺囑,和平獎應該頒給“為促進民族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做出最大貢獻的人”。此次施韋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代表了全世界對他的尊敬和推崇。

            頒獎委員會給出的獲獎理由十分簡單,就是他揭示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哲學理念——他把自己對生命的思考總結為“敬畏生命”。

            這是一個極為了不起的概括,蘊含了認識生命、敬重生命、熱愛生命、呵護生命的至深內涵,對于人類的未來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這么偉大的一個理論,聽起來卻如此簡單、淺顯,幾乎所有的人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無論你是何種信仰、背景、膚色、性別、民族,所有的人都應該敬畏生命。

            敬畏生命不僅是一種哲學理念,一種生命倫理觀,更是一種對待人生的積極態度。要想真正認識施韋澤,就得更加深刻地去理解他的哲學思想——敬畏生命。請看諾貝爾獎頒獎委員會的授獎辭:“對人類自由平等的熱愛,以及達到四海一家,在為非洲人民醫療服務過程中的自我犧牲精神。”

            諾貝爾獎頒獎委員會的這個頒獎辭,簡潔而精要,對一位叢林鄉村醫生給予了最高的評價。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浮華塵世,有這么一位老人,他要用盡自己一生的精力,以一顆感恩和奉獻的心,為人類求得一個永久的安寧!

            諾貝爾和平獎并不是施韋澤期待的收獲。他對非洲人民的真情付出,完全是無私的,不求任何回報。而今,當這個榮譽意外來臨的時候,他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欣喜,反而覺得內心不安。自然地行走,自然地面對,這才是最好的人生姿態。當記者問他將怎樣使用這筆獎金時,他立即不假思索地說:“當然用在蘭巴雷內叢林醫院上,用在改善叢林村民的醫療條件上。”

            對于施韋澤而言,自從來到蘭巴雷內,在熱帶叢林的煙雨深處,他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土著黑人的健康和叢林醫院的建設上。

            人間自是有癡情,此情不關風與月。來到非洲,是一種緣分,一份命中注定的感情。今生今世,只盼叢林村民的身體健康能有保障。

            事實上,在他獲知自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項殊榮后,就為這筆獎金做了盤算。他要把獎金用來改善醫院的條件,購買建設獨立的麻風病區的水泥、木材、鐵皮屋頂等建筑材料。而正是利用這筆獎金,他最終完成了麻風病區的建設,在離叢林醫院800米處獨立建起了一個可以容納250名麻風病人的麻風村,造福了許多麻風病患者。

            施韋澤出生的時候是德國人,一戰后成了法國人。走過了一季又一季的人生,國籍對他來說已不重要了。他愛德國,愛法國,愛整個世界。他愛音樂,愛上帝,愛人類,敬畏這世上的每一個生命。

            施韋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并在奧斯陸發表獲獎感言,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這里。

            在奧斯陸,政府部門為施韋澤獲獎舉辦了盛況空前的慶祝活動。在人生漫長的旅程中,施韋澤第一次經歷專為自己舉辦的這樣盛大的慶典,這令他激動萬分,又深感不安。這次領獎,對他來說既是一種經歷,又是一次成長,更是一場修行,讓他的人生折射出了更加明麗的光芒。

            星期六的傍晚,落日的余暉灑在大地上,用它一天最后的絢爛,裝點著這個北歐的名城。在有關部門的安排下,奧斯陸的青年代表們激動地聚集在市政廳。施韋澤置身于青年中間,愉快地與他們交談,向他們介紹非洲叢林的情況,宣傳敬畏生命的倫理學思想,呼吁大家共同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看著青年們贊同的目光,施韋澤非常欣慰,他說:“我們每個人都應該以適合自己的方式去最大限度地實現自身價值。我們應該把自己一部分的時間奉獻給我們周圍的人,為需要幫助的人們做些有益的事情。雖然你不能由此得到什么獎勵,但你最終會真切地感受到,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美麗的人生……”

            施韋澤和年輕人交談得很投入,不知不覺,天已經完全黑了。這時,從窗外傳來了一陣陣歡呼聲,大家聚到窗前向外望去,但見大學生們正在舉行燭光游行。歡樂的人們聚集在市政廳的陽臺前,他們熱情地邀請施韋澤夫婦來到陽臺上接受他們的敬意。

            夫婦倆站在陽臺上,面對萬千燭光和歡呼的人群,心里十分激動。施韋澤在非洲叢林里,以自己山長水遠的人生,獨守著一方藍天,一花獨放,灼灼其華,從不期待別人前來欣賞他。而今,他卻得到了如此高的榮譽,被萬人贊頌。作為一個理性善良的人,在感動之中他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感動于施韋澤對非洲人民的自我獻身精神,挪威兩家報社發起了一個支援施韋澤的非洲善舉的募捐運動,籌建“蘭巴雷內的挪威病房”。募捐運動得到了社會各界的積極響應,大家慷慨解囊,所募款項居然超過了諾貝爾獎的獎金數目。

            施韋澤非常高興,他感謝挪威人民對他的慈善義舉的大力支持,感謝大家對非洲人民的關心與愛護。對于自己的獻身義舉能夠感動和鼓舞整個民族,他深受鼓勵,下決心在未來的日子里,為人類奉獻更多的精力與智慧。

            在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后,世界各國又給了施韋澤許多榮譽,聯邦德國授予他德國科學、藝術最高獎——和平獎,法國巴黎授予他大金質獎章,英國女王授予他最高英國國民勛章,歌德的故鄉法蘭克福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條“施韋澤街”,很多地方建起了“施韋澤學校”,一些國家為他發行了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紀念郵票……然而,所有這一切,并沒有在施韋澤的心中停留過久。他走過了人生的滄桑,不為虛名所累,很快就收起了多彩的記憶,將這輝煌的一頁匆匆翻過,迅速回歸到既往的簡單之中,讓心安靜下來。

            1954年12月,海倫娜不顧身體虛弱,再一次打點好行囊,陪同丈夫一路風塵回到了蘭巴雷內。能跟隨丈夫從事救死扶傷的慈善事業,對她來說就是今生最大的幸福。一路上,多快樂,與他同行走過的每一步,都在充實著生命的意義。

            于是,在非洲叢林的蘭巴雷內醫院里,施韋澤身邊又多了一個形影不離的身影。海倫娜又一次成了丈夫工作上的好幫手,生活中的好伴侶。

            施韋澤的無私付出和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使奧果韋河流域的土著黑人更加信賴叢林醫院了。每當有人病了,村民們馬上就想到了老博士,他們或劃著獨木舟,或抬著擔架踩著長滿雜草的林間小道,將一個個病人送來叢林醫院,放心地交到老博士的手中。

            叢林醫院真正成了土著村民的健康圣地了。

            美国一级做人爱的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yy苍苍